• <dd id="y2zzh"><center id="y2zzh"><video id="y2zzh"></video></center></dd>
    <rp id="y2zzh"><ruby id="y2zzh"></ruby></rp>
    <em id="y2zzh"><acronym id="y2zzh"><input id="y2zzh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1. 
      

      <em id="y2zzh"><acronym id="y2zzh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1. 首頁
        招商
        品牌
        產品
        資訊
        企業
        商機
        展會
        視頻
        專題
        嬰童網首頁 > 母嬰資訊 > 行業觀點 > 正文
        三孩生育政策 | 奶粉價格戰拉低溢價空間 高端奶粉何去何從
        行業編輯:婧宸
        2021年07月13日 08:49來源于:新京報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三孩生育政策能否帶動新生兒的量級增長,有待時間驗證。眼下新生兒出生率的持續下降,將嬰幼兒奶粉行業帶入存量競爭階段。除搶占其他品牌市場份額外,高端奶粉已成為品牌方和渠道方維持業績增長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      三孩生育政策 | 奶粉價格戰拉低溢價空間  高端奶粉何去何從

        然而,去年疫情至今,價格戰已在嬰幼兒奶粉市場全面打響,平均售價下拉30%-40%,市場競爭激烈,消費者購買力下降,各大品牌要想提高市占率需以價換量,進而導致“高端奶粉價格也高不起來了”。而眼下6·18大促已經開啟,“各大奶粉品牌的價盤都會打下來”。

        業內預計,未來嬰幼兒奶粉市場價格戰將常態化,新高端細分賽道很難形成規模效應。同時,出于業績增長考慮,品牌方和渠道方對高端奶粉的推動力依然強勁,二次配方注冊開啟后,預計高端奶粉市場將迎來一波新的高潮。

        高端奶粉占比提升

        國家統計局披露數據顯示,2020年我國出生人口數量為1200萬人,相比2019年的1465萬人減少265萬人,降幅約18%。隨著出生人口下降的,是國內嬰幼兒配方奶粉的銷量。

        尼爾森數據顯示,2019年國內嬰幼兒奶粉銷售額增長9%,2020年銷售額增長降至4.8%,而銷量增速僅為1%。另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,由于出生率降低,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零售銷量自2019年開始下降,預計2020年-2025年零售銷量的復合年增長率為-4.1%。

        “對比2016年,2020年我國出生人口數量減少約1/3,整個奶粉行業面臨結構調整。”孕嬰聯實業(上海)有限公司董事長李茂銀對記者稱,在銷量減少的情況下,無論品牌方還是渠道方,都愿意推高端產品來維持業績增長,這也使近兩年高端奶粉占比有所提升。

        從2020年財報數據來看,飛鶴、澳優、健合集團等奶粉上市企業的高端系列均取得不錯成績。其中,飛鶴2020年母公司擁有人應占溢利增長89%,主要原因是旗下“星飛帆”“臻稚有機”高端系列的增長,帶動公司嬰幼兒奶粉產品收益增長。2020年,澳優旗下高端奶粉系列“海普諾凱1897”銷售額為26.98億元,同比增長52.7%。而健合集團旗下合生元羊奶粉營收達3.2億元,布局近1.4萬家門店。

        據了解,為維持高價邏輯,嬰幼兒奶粉市場的推新速度正在加快,配方研發也越來越精細化。5月28日,飛鶴推出業內首款有機專利OPO結構脂,并稱世界范圍內有機OPO不足OPO總量的千分之一,“是非常稀缺的資源”。5月24日,美贊臣援引最新國際研究成果,證明其產品中的PDX+GOS長短鏈益生元組合配方或有助于嬰兒睡眠模式養成。5月18日,紅星美羚在京正孕嬰童產品博覽會上公布檢測數據,證明其羊奶粉中未檢出A1-β酪蛋白,并借此搭上A2蛋白熱度。

        伊利集團研發中心主任云戰友認為,未來嬰幼兒配方奶粉銷量上“不會有太大期待”,但隨著人們生活改善,高品質奶粉份額越來越高,奶粉均價上漲,配方研發上也會更多維度地母乳化。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同樣預測,2020年-2025年我國嬰幼兒奶粉零售價將保持平穩,其中一大判斷依據便是高端細分市場的增長。

        渠道商忍痛“割肉”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在各奶粉品牌逐鹿高端市場的過程中,自2020年疫情開始,價格戰正在拉低高端奶粉的溢價空間。

        2019年,我國嬰幼兒奶粉市場曾迎來一輪“漲價”潮,飛鶴“星飛帆”、澳優“佳貝艾特”、a2“白金版”等內外資頭部奶粉品牌紛紛提價,伊利、健合集團、君樂寶等企業也相繼推出羊奶粉或有機奶粉、A2蛋白奶粉等高端細分品類。

        然而受人口出生率下降、疫情導致的購買力減弱等因素影響,我國嬰幼兒奶粉市場自2020年二季度起掀起價格戰,高端、超高端品類率先降價,從而擠占腰部價格段以下產品的市場空間,渠道價格混亂,無論品牌方、托盤商、經銷商、渠道商均受到波及。

        “今年價格戰更嚴重。”湖南“爸爸愛”母嬰連鎖創始人唐利告訴記者,由于出生率下降,客流量減少,品牌集中度進一步提高,渠道間競爭激烈,奶粉價格也越趨透明。一方面,渠道串貨將整個奶粉價位拉下來做客流量;另一方面,線上銷量拉升使得線下渠道的客流被分走。疊加一部分消費者收入下降,“現在高端奶粉價格也高不起來了”。

        目前奶粉價格戰在各級市場的表現具有差異性。在一二線市場,線下奶粉價格受電商平臺影響較大,由于線上價格透明,其促銷活動往往倒逼線下渠道降價。四五線市場更多是買贈促銷,傾向于線下渠道和渠道間的競爭。

       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近兩年奶粉價格戰通常從6·18大促開始,一直持續到12月底。“各大奶粉品牌的價盤都會打下來,尤其是進口一線品牌。品牌方壓力大,因為電商平臺做活動會向其要資源,而線上促銷也會影響線下定價。相比之下,國產奶粉對電商渠道依賴相對較低,受影響相對較小。”

        市場擴容或與價格戰并行

        高級乳業分析師宋亮認為,有機、A2、羊奶粉等高端細分品類目前已經走到瓶頸期,配方升級基本失去空間。“以前中國消費者將高端奶粉與食品安全對等,但近幾年國產奶粉的安全問題已經解決,現在消費者首先考慮的是價格因素,即大品牌+性價比。”

        今年3月,嬰幼兒奶粉系列新國標出爐。由于我國嬰幼兒奶粉實行配方注冊制,隨著新國標對部分成分含量和營養指標提出新的要求,企業重新提交產品配方注冊申請將成為大概率事件。而所謂“二次配方注冊”,是指在注冊有效期為5年的規定下,2017年首批通過配方注冊的產品需在2022年之前重新遞交申請。

        業內認為,新國標將進一步提升國內嬰幼兒奶粉的質量水平。新國標本身對行業洗牌效果有限,但由于是嬰幼兒奶粉行業開展二次配方注冊的依據,兩項因素相疊加,預計未來可能至少有1/3的奶粉品牌被淘汰,而二次配方注冊也是品牌方產品升級的一個契機。

        美好景像、新京報 )
        分享:
        相關資訊
        更多>>
        資訊
        • 三天內
        • 一周內
        • 一個月
      2.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》浙B2-20110190    浙公網安備 33078202000022號